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第1826章 四星墨白(结束,明天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倒是随意,只抬手收了飞舟,“你路上已吃了很多了,还惦记着呢?”
  语调温软轻妩,尾调还有三分勾音,像极了权贵人家里娇养的美人。
  却又自带那样出众的风度,让人不敢冒犯。
  简单言之这是一个尤物。
  想招惹,又不敢招惹。
  “就是因为吃了很多,才要再买些新的啊。”
  年轻少妇.秦鱼也没有跟娇娇争论,反正嘴上再说什么,她还是会带着这小胖子进城找吃的,察觉到老者的注视,她偏头看了一眼,略一颔首示意,就带着虎头娃.娇娇走了。
  老者回神后,不经意瞧见自家小辈那垂涎欲滴的探究目光,甚至还有些放出了灵识想试探对方,他吓了一跳,脸色铁青,当即掐断了后者灵识,一个巴掌过去。
  马格了比,带这一届蠢货真是太难了。
  诶,东部最弱,如今南部最强,偌大的北疆城修士人来人往,一个凡人都见不到,而筑基期什么的在这里多为跑腿小厮,好些还在酒馆客栈里当差,这不寻常吗?
  太寻常了。
  秦鱼进了城,果带着娇娇走访了北疆城中诸多美食街道,吃吃喝喝买买,完事儿了定个客栈。
  次日,她把娇娇留在客栈,自己则打扮了一番,才前去北疆总部。
  如大长老所说,这北疆是散修联盟,来去的多为散修,各种各样的都有,汇集此地,不过秦鱼没想到一进大厅就见到一个眼熟的人。
  银袍长枪小白龙啊。
  白泽嘛。
  这个人显然是显眼的,不少人在窃窃私语试探他的来历。
  过了一会就有了答案。
  “东部的?”
  “东部能出什么人物。”
  “原来是东部的,那就不值一提了。”
  众人兴趣骤然大减,白泽倒也不在乎这些人的反应,直到边上多了一个人,找了另一个柜台的管事办理。
  “四星?”管事一查验北疆令牌显露出来的星等,还没看信息,他下意识抬头,见到一张面具,登时肃然起敬,抬手行礼,“原来是四星阶等的墨白大人,属下见过大人。”
  秦鱼略颔首,“替我交付此前还未缴纳的两个零散任务,且,最近可有什么有趣的任务?”
  方有容性子冷淡,伪装了杀手墨白,却也不会刻意去捏造其他性格偏差太大的人物。
  因修行者冷淡人物多如牛毛,刻意伪装反而落下痕迹。
  杀手,风格应着重于杀人的手段,而非性格。
  所以秦鱼也没改变这种人物气质,平静冷淡即可。
  管事麻溜列出任务名单,且将术镜挪到秦鱼那边,让她自行挑选。
  这也是高星阶层的杀手应有的权限。
  北疆杀手一共五星阶层,一星最低,五星最高。
  以任务积分为审核标准。
  按照正常情况,五星多为合体期中的顶尖佼佼者,乃至于还有渡劫跟大乘期的修士。
  四星则多为合体期修士。
  化神期的都上不去。
  要知道此前方有容不过是分神修为,战力化神,却愣是有了堪比合体期的杀手战绩,可想而知大长老说她在此道甚有天赋是多大的感慨。
  事实上,秦鱼感觉却有些复杂。
  天赋吗?不尽然吧,估计是经验。
  她的这位方师姐入修行道之前走的是武道,武道没有修行道那么多手段,除了武功,刺杀凭的是诸多技巧跟心计,她能沉浮多年,杀入皇宫灭王室再灭杀手组织,端是武侠小说里面的传说人物了。
  秦鱼快速瞧着,却也留意到身后大厅十分躁动。
  啊,墨白果然名气很大。
  白泽自然也听说过墨白这个人物,冷沉的眼睛一亮。
  他仔细观察了眼前人。
  女子,身体修长单薄,既不过分刚强,又不柔软,乃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独秀之感。
  顷刻一见,极像是生于荒芜十分突兀的一拢墨玉文竹。
  竹生霸道,独秀。
  墨玉尊贵,凛然。
  文竹风雅,端方。
  这样矛盾的气质揉捏一起,她着一深玄色劲装,腰间长剑,她单手扣剑,另一手不咸不淡翻着术镜,眉眼之间不藏人,呼吸之间尽自然。
  自然,最显眼的便是那一面具。
  上古面具墨白,隐之极致,深不可测。
  白泽见过很多女人,出色的极多,论前辈的,百里纤裳那种已算是女中之奇葩,野心王座者。论平辈的,方有容伏夏端木清冽魏蕤乃至那位海纳储君,哪一个都是容颜气质绝顶,更有无阙青丘那种年纪甚小却各方面近乎完美崛起的。
  但他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寄情于战意跟至强修行的男人,他不会为这些美色所迷,却更会在意跟自己相似的...女人?
  迄今,他只将那个明楚深深记在心里,因他知道这个女人才是最纯粹的。
  说是剑客就是剑客。
  眼下又多了一个。
  说是杀手就是杀手。
  秦鱼脑容量惊人,计算能力也可怕,凭着这些杀手任务的刺杀对象身份等多多少少的信息计算对方可能所处的位置,再统合对方大概实力,很快就定下了目标,直接接下了好些任务,而后提交,将术镜提交。
  那管事也不敢刺探秦鱼接了什么任务,毕竟是四星的大人物,动辄杀化神,他们可招惹不起。
  “大人,今日咱们北疆联盟有拍卖,正是好时候,您可愿驾临?”
  秦鱼收了北疆令,不置可否,“秋苇拍卖?”
  “正是二十年一度的秋闱拍卖,本还差着四五年,但因北疆大人登顶主君之位,便提前了,这一届可真真是极隆重的,宝物无数,大人若是有空,一观如何?”
  秦鱼略颔首,正要走,转身撞上白泽,对上这厮的目光,她心里一咯噔。
  这眼神就跟被关了百八十年没见过女人似是,眼睛都发绿了。
  蛇精病!
  秦鱼没理他,自行去了北疆联盟附属的拍卖行。
  秋苇拍卖,起源于北疆联盟创立于秋时,创始人草根极致,出自于平凡民间,感念秋苇芦蒿,正是丰收时,因此寓意,顺带着建立了秋苇拍卖的习俗,以便最缺资源的散修们交换资源,加快修行进益。
  所以秦鱼对此也是感兴趣的,主要原因是她现在太特么有钱了,在大丹炉里面消耗了许多,且还剩下许多。
  你已然分神了,灵识开拓,灵魂增益,成长秘流似也跟以前变化了一些,根基已成,正需要往上堆砌高度的时候,手头有钱,盘算一番换成资源才是正理。
  黄金壁如今也习惯了秦鱼的消费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